Bitchification.

相信不少人都目睹過一個完全正常甜美的女性朋友突然產生異變,化身成為一枚bitch的過程。她可能是和你從小玩大的兒時玩伴,也有可能是你長大以後覺得很談得來繼而結成好友的友人。怎樣認識其實都不太要緊,重要的是,究竟要發生甚麼事情,才會令到一個「好朋友」突然決定要反目使壞,去讓自己的日子不再好過呢?

近日,一位新認識的朋友突然間在我面前bitchified了。我的人生雖然說多她一個不多少她一個不少,而且這個世上的bitches何其多,我要是將每一個都放在心上的話,我想我的心臟早就負荷不了爆Q左都似 (figuratively)。所以照平時,我早就已經moved on不再花時間在這bitch身上。

但是可能我最近工作上了軌道吧,每天都實在閒得不得了,我就是無論如何都對這回的bitchification耿耿於懷,好想徹底了解一個女生到底是會因為啥事才會突然bitchify,甚至乎極端一點的cuntify。

於是我開始回想。首先我想到了一切的變化是從幾時開始的。還記得某一天當我給她看我那封寫了洋洋六百多七百字,向眾親友交代有關一名雄性的電郵時的情景。她邊讀著電郵,臉上的表情都很柔和甚至還帶著一絲微笑;然而她本來平放在大腿上的手掌卻漸漸的形成了一個緊握的拳頭。我向來深信,一個人無論平時掩飾得多好,一些微小的動作與表情 (microexpressions) 是無論如何都掩飾不了的。那天便是如此。

有看過神劇Lie to Me的人都應該知道,這是很明顯的憤怒表現。就是這樣,我了解到她對這雄性的感情實在非比尋常,跟我這帶著嬉戲玩耍的心情乃是完全不一樣。這個城府極深的女人,我死十次也惹不起啊。

然後事情淡去了,我也清晰的讓對方知道我對那雄性完全失去興趣(真快),我就猜想一切也過去了吧?但不,the end is another beginning,跟照妖燈一旦照上了就變不回人類一樣,bitchification一旦開始了就不能終結。

可能是我小人之心,但她給我的感覺就是,她越是找不到工作,對我的態度就越是差勁。比如說,她面試不成功,我本想給她一點建議(我身經百戰嘛嘿,對方又是在找教書的工作),噢!想不到卻換來冷言冷語。例如甚麼我很好命,很走運,不像她就算多努力也好,也只能到普普的補習社看小孩云云。

恕我在這離題粗鄙點罵句:她媽的,我在背後努力她看不到憑個屁說我走運?!我這麼快就找到工作是因為我早在二月多人還在溫哥華的時候就開始發求職信,我能進這家公司是因為老娘的而且確有教書經驗而我眾老闆又看著我可愛順眼(OK, looks are born with, too bad for her :p),這都跟走運與否無關的說!

嘛,總而言之,我暫時所得到的結論是,一個bitchification的開始往往都是由嫉妒所引起。為甚麼同樣是教書的她的事業就比我順利?為甚麼同樣長著一對胸脯但她的就偏比我的大那麼多?(OK,後者是我在吶喊與他人無關。)就是這種不切實際的比較讓人覺得自己不如別人,從而產生一個要讓對方日子不好過的心態--也就是bitchification的開端。

但其實老套點說句,自己顧自己不就成了嘛。與其花時間去把自己變成一個cunt倒不如對著鏡子練表情面試還實際呢。(話說我都是這樣子練著練著才面試成功的。)

2 意見:

Jeff | June 14, 2012 at 9:35 PM

i think this is your most interesting post lol

Irisssy | June 15, 2012 at 11:08 PM

i actually think so myself too. l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