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is W x KY氏異色聯名企劃之《可有記起愛?》(三)。

劇情重溫:第一回 by Iris W第二回 by KY氏

阿裕跟阿健上了一輛紅色轎跑車後隨即恍然,原來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體味都是從車上的香薰包那裏沾染回來的。可見氣味這東西,儘管是由新陳代謝和遺傳基因衍生而來,若長期暴露於同一股空氣中也會受到外來因素影響而被薰染形成一種新的氣味,就如同早前被揭發使用遭醃味的員工來作醬汁的L記漢堡包工場一樣,現今世代已經沒甚麼東西是純天然的了。

雖說車廂用的香薰包均是大同小異,不是花香木香便是水果香,然而阿健車上的這一個香薰包卻讓人一時分不出這香味到底是由哪幾種香料組成,叫人一聞難忘之餘還驅使人去了解他多些。就和車主本人一樣,秒秒鐘的變化都讓人參不透。

「這是甘洋菊的氣味嗎?」阿裕湊了頭過去掛在音響面板下端的香薰包,「還有……檀香木和薰衣草?」

「哦?」阿健挑起一邊眉,嘴邊掛起一個饒有興味的淺笑,「你都對香薰有研究?」

「一點點而已,以前跟人學過。」說著,他拿起了香薰包,注意到包包的線工參差不齊,「這是你自己手作的?」

「當然不是啦!難道你想像到我一手拿著雪紡一手拿著針線在那邊穿針的模樣嗎?」阿健笑了起來,伸手將香薰包取回,隨手將之丟進了杯架。「這是我的一位好友送我的,是在我幾年前生日時送我的手作品。不過都已經好久以前的事了,都記不太清楚了。」

霎時間聽到他提起往事,阿裕一方面好奇想他繼續披露多些有關他的事情,另一方面卻又不曉得該怎樣回應,於是一張嘴就是這樣一開一合,滑稽得很。到最後,他決定這樣說:「你的朋友一定是個對朋友很細心很好的人了,不然又怎會花時間去造些小手作,而且還自家調製香薰包來舒緩你的神經呢?」

如果阿裕沒有記錯,甘洋菊配搭檀香木和薰衣草之類的香薰花會對失眠起到特別作用,要不是對一個人很上心又哪會知道對方的睡眠質素,又哪會設法去幫對方改善呢?

「對啊,他對我真的很好很好,人又細心,只是他的毛病就是對所有人都一樣的好,好得讓我妒忌所有與他接觸過的人呢。」阿健伸手躂著了引擎後打開了天窗,讓車子疾風而去,而臉上掛著的笑容也隨著打進車廂的風加深了,左邊臉上的酒窩也跟著變得深陷。他轉過頭向阿裕說:「別忘了扣好安全帶哦。」

本來一切應當無恙,對方有搭話有笑容,只是,向來心細的阿裕不經意捕捉到他的眼神,而他卻看到他的眼裡一絲溫度也沒有。

被氣氛的驟然變化稍微嚇到的阿裕忽然有點後悔胡亂跟陌生人上車,但右手卻又同時被阿健的氣魄操控住,伸到了左邊取過安全帶默然扣上。

慘了,阿裕心想,剛剛那自以為可行的問題結果好像還是太過侵略性,一時踩過了界才會讓對方突然變得古怪,才會牽連到車廂的氣氛也忽爾變得神秘詭異吧?自己果然還是別再出聲,快快完事拿了錢走人好了。

過了片刻,車廂依舊寂靜,司機沒主動開啟音響聽歌,阿裕也不好意思要求想聽,如是者兩人就是這樣誰也沒再開口說過一句話。阿裕本身就不擅辭令,再加上自己之前的口誤也就更加不想破冰。

偷偷的看了看阿健那仍舊沒甚溫度的微笑,他感到更迷惑了,方才在咖啡店阿健所表現出的輕挑說笑彷彿只是這男人用來掩飾真面目的一個面具,反而此時此地這難以捉摸的他才是真正的他──儘管阿裕根本就不認識眼前這個男人。

別過頭看了看窗外陌生的景象,阿裕的心頭湧起了一股不安,這裡到底是甚麼地方呢?距離開車之時明明不出十分鐘,照道理阿裕他們應該還在市區才是,但當他回過神看出窗外,他看到的景象卻大多都是樹和田,就連街燈也沒幾多盞,更遑論是市區到處都是的路牌?心頭的不安和後悔越來越濃郁,雙手也反射性地抓緊了扣在身上那猶如枷鎖般的安全帶。此時,在阿裕腦中閃過的乃是電視劇《法証》中的某一幕,就是男配角被人姦殺於荒山野嶺的那一幕。

「……如果……怎樣…收費?阿裕?」阿健輕輕的拍了拍阿裕的肩,「你還好嗎?怎麼恍神了?」

「啊?」阿裕因為思維突然被中斷,身子不由吃驚一震,「不好意思,我一想東西就會開始遊魂。」他乾笑了幾聲,試著不讓自己的不安暴露於他人面前。

「不打緊,我也只是趁著還未到目的地前打聽一下額外服務的價格而已。」阿健貌似沒留意到阿裕的心思,恢復先前在咖啡店的輕鬆態度,又把問題重覆了一次,「因為我們辦事的地方比較反常也比較偏僻,所以到時候你回市區或者會需要call的士來接,然後我想到時候也許會臨時需要你提供其他服務,所以我想預先了解一下你是怎樣收費,那我們可以預先說定一個價位,到時候再多除少補。」

聽到阿健已經有了全盤計劃,而且還好像很均真似的模樣,阿裕定了定神,以一貫的職業態度列出了各種服務的價格,當中包括高至上千元的全套綑綁,低至數百元的口交,以及阿裕曾經做過的其他服務及其價格。

「那好,我想總數會在$2000左右,的士錢另計。」阿健豪爽的說,「我們快到了,麻煩你關上你的手機,我家有些儀器是不能受到電波的干擾,請見諒。」

雖然心裡閃過了一絲疑惑,但阿裕還是照做了。未幾,他就看到他們已經到達一個園林的入口,園林裡的樹木都似是被人長期保養修葺,在行人路的兩旁甚至還種有許些小花,並未有像他想像中的那樣陰森恐怖。

「好漂亮的園子。」阿裕由衷的說道,心想,自己應該只是在自己嚇自己吧,電視劇的劇情又怎會發生在平凡人身上呢?

「多謝。」阿健泊好了車子後就和阿裕下了車,示意阿裕跟著他走。奇怪的是,他的舉止雖然透露著自己的屋主身分,但他帶阿裕走的路徑卻是繞了一個圈而後從後花園的一個小門進屋,活像自己並未得到正門門匙似的。

不過阿裕並未對此多想,只是緊緊跟著阿健進屋,並且四周探望屋裡的模樣。

「一會兒我們會進一個房間,進了房間後我們會遇到一個人,而他在某程度上也算是你今晚的客人,但是我希望你在看到這個人的時候,無論你有多驚訝都請你不要作出太大的聲響,可以嗎?」

跟在阿健背後的阿裕因為看不見阿健的表情,也就猜不透他這番說話到底有甚麼含意,不過一想到自己都已經來到這裡,都已經不能回頭了,也就只好答應下來。

在拐了幾個彎之後,他們來到了一道門的前面,阿健輕輕的敲了敲那道門之後就側耳傾聽門內的聲響,然後在聽到一聲微弱的聲線後,就慢慢的用右手扭開了門把,左手牽起了阿裕的手就邁步走進房間去了。


***************
究竟房裡的是誰?究竟阿健此舉有些甚麼目的?又,究竟阿裕會有甚麼反應?
想知道故事後繼發展如何就請在十日後(我大膽預料KY氏不會在十日內出到稿的了)前往《製 造 噪 音 的 文 字》,到時自有分曉!

12 意見:

潤滑KY | June 2, 2009 at 1:01 AM

溫小姐是否玩野?
成個故事得兩個人名一個「他」出過,你呢條神秘人橋好惡扭喎...

本來暗暗鬧緊你破壞我條橋架喇,
誰不知一見到你重提舊作L 記,又鬧唔出口添~~

聶秀康 | June 2, 2009 at 1:21 AM

客人不是呵健,另有其人!考緊張...

Iris W. | June 2, 2009 at 2:43 PM

袁生:
咁「他」很重要嘛~
加上佢0係我心目中個樣係玉山,所以我點都要帶返佢出來的了嘿嘿~~

搵日講你原本條橋黎聽聽丫~ XD

3耳:
多謝捧場耶! ^-^

梁巔巔 | June 2, 2009 at 4:22 PM

Hello!

我搵咗一陣先知點留到言!

嘩, 妳讀犯罪學咖! 堅! 似我呀! 讀 oD嘢都有性格吸引過人嘅! ^~

另, 妳呢篇係小說還是真實故事?

Iris W. | June 2, 2009 at 5:41 PM

梁巔巔:

犯罪學好玩嘛~你讀咩架?

哩篇文係同樓上袁生(潤滑KY)crossover寫的小說~
有興趣的話不妨睇一睇丫~~ XDD (←打得好差的廣告...)

梁巔巔 | June 3, 2009 at 12:46 AM

好呀! 等我睇睇!

我讀哲學.

係呢, 妳喺邊度讀吖?

Iris W. | June 3, 2009 at 11:34 AM

哲學...我諗如果果陣個助教唔係靚仔過偶像明星的話,我早就肥左佬lu~

我0係加拿大間SFU度讀,勉強都算係郭羨妮學妹啦哈哈~可惜唔同系丫~

潤滑KY | June 3, 2009 at 12:05 PM

哦~原來「他」係玉山...
頂,我心目中個阿健係陳豪添,成件事錯哂~

我原本條橋係等你諗個「他」出黎囉,
點知你諗完都係比番我諗,
大家都好似唔係好想面對「他」咁...

我覺得第四回最難既課題係點樣拖多一回~XDDD

Iris W. | June 3, 2009 at 12:36 PM

咁「他」同埋阿健唔一樣咪仲好,陳豪點睇都係攻啦,
但係玉山卻係攻守兼備的人才,所以我預計「他」到時候應該會好好用~

其實我諗好左架喇~~不過我心急想睇家教reborn,
加上篇野0係不知不覺間又已經咁鬼長,所以我咪諗住鬆章俾你囉~~ XDD

我有一個提議...第四回不如大撒鹽花吧!!

Anonymous | June 3, 2009 at 3:13 PM

期待第四集!
cc

潤滑KY | June 4, 2009 at 11:10 AM

我話錯哂意思係,陳豪+玉山=錯哂~

咁樣,都好喎,如果唔撒鹽花我真係諗唔到第四回點樣可以唔係結局囉~
但會唔會趕走呢D 熟客?重要係BL喎,我果邊就無所謂,反正都無客黎上香~~XDD

頂,一講撤鹽花,我竟然已經幻想到個場景調配應該係點,
真大鑊。

Iris W. | June 5, 2009 at 3:47 PM

cc:
多謝捧場!

袁生:
車~我哩邊咪仲少客~無所謂啦,最緊要寫得開心~~
我熱切期待緊你場BLH囉,記得寫唯美D喎~ X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