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得來不易。

是這樣的。

兩個多星期前,我的一個日本流浪資助者在我離開他家時突然拋下了一句:「我星期三唔得閒,遲下再同妳約時間。」就將我驅逐出門,潛水至今了。

算,反正我最近也很忙,就趁考期中之前小歇一會緩一緩氣吧。但那大少卻一直都未call過我囉,都已經兩個禮拜的說!唔係連一通兩分鐘的電話都忙到無時間打吧?我可是和他母親定好每個星期三、五都上門替他補習的,他現在卻趁他媽回香港去了就cut我鐘?想吞掉我的學費嗎?囧

於是乎,為了解開我是否被人炒魷魚的謎,我昨夜終於都忍不住撥了個電話給他。

我:(語氣尚算溫柔有禮貌)「你打算幾時開始補番習?」

他:(背景傳來Hard Rock音樂)「下?唔知喎……遲下啦。」

我:(開始不耐煩)「……遲下即係幾時?麻煩你講個日子我聽。」

他:(傳來一陣怒敲鍵盤聲)「下?咁呀?咁麻煩架……我遲下再打俾你啦不如。」

我:(儘量控制語氣中)「搞緊咩呀而家?好忙?」

他:(一貫唔爹唔吊中)「咁又唔係……上緊網唧。」

我:(安慰自己他可能在上網找資料)「咁不如你而家俾個答覆我啦!係喎,我上次叫你做既功課你做完未?」

他:(持續性唔爹唔吊中)「咩功課?妳有俾到功課我做咩?」

我:(D!太高估佢了)「……用黎prep你LPI果份功課呀,記得未呀?」

他:(絲毫沒感到慚愧)「啊,又好似真係有喎。咁我一陣做完email俾妳啦。」

我:(*^$%&^%*語氣極度不滿)「你唔駛email俾我喇,我想面對面同你改,你print定佢出黎啦。」

他:(像是沒察覺到我的不滿)「之但係我地幾時補習呀?」

我:(在爆粗的邊緣徘迴)「我而家咪等緊你俾日子我囉!」

他:(在轉歌)「啊係喎,咁不如我遲下再打俾妳啦。」

我:(硬生生將髒話吞回去)「……一係咁,你星期三唔得閒既話,不如改星期四同五啦。」

他:(開始不耐煩)「嘖。好啦好啦唉星期四4點啦。」

我:(雖然還是很不爽)「咁星期四見喇喎!記得做功課呀!」

他:(用對阿媽講野的態度)「得啦……!」

掛線後,我真是覺得自己同佢補習係揾命去搏,因為每一次同佢傾完都會有激氣激到休克的衝動。話說回來,我還真是沒見過像他這樣的人,都已經成18歲人,待升大學了,卻總是這般吊兒郎當玩大過天的。但奇怪的是,他父母卻又好像不以為然,由得他這樣過日子喎?!

………其實我開始懷疑他是否故意這樣和我打對台,因為我之前曾經揶揄過他肯每天花上半小時去搓他的棒棒頭(*註),都不肯花上十五分鐘去認真寫我叫他寫的free writing。算,說到尾他也只是在自誤而已,到九月升大學的時候他就會知道那水平差別會讓他追得有多吃力。

題外話:當一個團體的髮型都這麼相似的時候,fans又是怎樣區分他們呢?想當年我迷神話的時候就是多得他們的髮型才成功認出各成員的說。這樣說來,現在的追星族還真是厲害呀!要是在讀書方面也能一樣厲害的話,我們的未來就有希望了。



*註:這裡指的是棒棒堂男生(下圖)梳的看上去長很像沒啥variation的髮型。

4 意見:

聶秀康 | June 14, 2009 at 1:05 AM

衣加D少爺...唉...辛苦啦!

其實棒棒糖飛輪海黑瀝會好似係同一個 company styling creat 的偶像...一句:面目蕪糊!

Iris W. | June 14, 2009 at 1:23 PM

原來係同個造型集團,難怪個個都差唔多樣咁啦!
PS:好一句面目模糊!XDD

AIR | June 19, 2009 at 3:53 AM

妳不是補習老師嗎?怎麼感覺妳好像他媽媽 ... XD

Iris W. | June 20, 2009 at 9:14 AM

我也覺得自己實在是underpaid了。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