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is W x KY氏異色聯名企劃之《可有記起愛?》(最終回)。

第一回 by Iris W第二回 by KY氏第三回 by Iris W第四回 by KY氏最終回 by KY氏

(以下內容涉及輕量露骨同性色情活動,不好此道的、有潛藏性犯罪動機的、未成年的,請回。)


阿健從後伸出前臂框住「他」的脖子,無視著「他」的喘息把臉湊近了耳邊,說道:「你應該好清楚違背命令的下場。更何況,你不是等了這刻好久了嗎?嗯?我現在如你所願你還在吵甚麼啊吵!」說罷,阿健就穿回貼身內衣,拿著一杯紅酒坐到了不遠處的沙發去。

等?如願?阿裕紊亂的思緒在聽到這兩個關鍵字後變得更亂、更複雜了。果然沒錯,「他」就是自己要找的人,阿裕心想,但「他」和阿健究竟有甚麼關係?自己,又為甚麼對阿健這人丁點兒印象也沒有呢?

「你究竟是誰?」阿裕把低著的頭微微向著阿健的方向問道:「為甚麼你要這樣對我們?」

「你們?」阿健冷哼一聲,「看來你雖然記得你們是一夥兒的,你終究還是記不起我是誰哪。」

「阿裕你失了憶?」夾著氣喘,「他」以微弱的聲線問道。

似是聽不到身下的「他」的疑問,阿裕從椅子上的「他」離開後喝道:「你還未答我,你到底是誰?!」話落,阿裕就慢慢走到了離阿健只數步之遙的地方,微妙地與房裡的其餘二人形成了一個三角形。

「我是誰重要嗎?一個被人拋下、被人從回憶中刪除的人、一個活像傻子、瘋子的這麼一個人,對你來說還重要嗎?」阿健站了起來弔詭地用著不溫不火的聲音問:「你知道自你那天從這房間離開了之後,我找了你有多久嗎?!但是你怎樣對待我?嗯?到我終於找到你的時候你怎樣?你卻甚麼都不記得了不是嗎?」

是錯覺嗎?阿裕心想,剛剛從阿健眼角掉下來的液體,是眼淚?還是從旁流過的汗水?

「我想…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你是說,我們以前認識?」

阿健冷哼了一聲,「我們何止認識?子裕,我們又何止認識啊?」

聽到了自己從未在網上公開過的真名後,阿裕的腦內忽然間變熱烘烘的,似是有個保管著重要事物的小箱子被人打開了一條縫,而裡面的東西正在蠢蠢欲動,想出來提醒主人一些事情卻不得要領。

「你究竟是誰?我們以前是……好朋友?」

「哦,原來那種好得可以讓你親手做香薰包給我的叫好朋友,那種可以讓你一下子拋下我投靠別人的叫好朋友,別開玩笑了阿裕,你和我又何止好朋友那麼簡單啊?」

暈眩。

對阿裕來說,這世界正在迅速地圍繞著他轉,一幕又一幕的零碎片段正在以一個驚人的速度從腦中的箱子滑出掠過他的每一根神經,讓他在霎那間感到暈眩至極,雙腿也隨著這突然而來的震撼變得疲軟,不由自主地跪坐在地上。

「怎麼了?你還是不記得麼?」阿健輕佻地說,「還是你潛意識根本就沒想過要將我記起來?」

「……你究竟想怎樣?我之前不是跟你說好了我們以後各不相干嗎?你現在帶我回來舊屋想怎樣?」

「好像那句各不相干是你一個人說的話而已,我可未答應過你。不過算了,反正我也習慣了和你玩這追逐遊戲。」阿健從另一瓶酒往杯裡添滿了紅酒,將杯子拿到了「他」的嘴邊,「喝下他。」

「他」緊閉著雙唇極力地掙扎著,但很快就被阿健用暴力灌了大半杯下口,又隨即嘔吐了起來,「我頂不住了,嗚…別再灌我藥了好嗎?」

雖然心中料想到那一杯不是簡單的紅酒,但阿裕還是在一時半刻又反應不來,「你剛剛餵『他』喝下的是甚麼東西?」

阿健莞爾一笑,「你猜猜?」然後就將目光投放到「他」正在鼓起的下體,「我記得你以前好喜歡的啊,難道你連這藥都忘記了嗎?」話落,阿健就彎下腰用手挑逗地撫摸著「他」那話兒,從根部到頂部甚至連「他」的袋子也一併照料了。

「嗚……」在阿健的手下,「他」別無選擇地哀叫著,但表情卻又同時間出賣了他自身的感受而顯的歡愉。

看到這情景,阿裕居然連動都動不了,明明「他」對自己很重要;明明「他」正在用眼神向自己求救,但為啥自己就是動不了呢?嗯,一定是因為自己其實並未有像阿健以為般愛「他」,阿健是因為一時妒忌才會以為「他」對自己很重要,但實情卻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

「怎麼了?看到『他』被我蹂躝,覺得心有不甘?」阿健忽爾用力一握,「他」的男根就伴隨著一聲弱叫而擠出了好幾滴近乎透明的液體,「哦呀,怎麼這麼快就不行了?你這麼沒用又怎能取悅得了我們阿裕呢?」

「嗚…阿裕,救我出去…快點……。」

「給我閉嘴!我玩完就自然會放你走。」阿健喝道,然後在一瞬間恢復了那張莞爾至極的面孔說:「裕,難道你不好奇我們平常是怎樣懷念你的嗎?」

「不…不要…」顯然,「他」已經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些甚麼事而又一次在號哭:「阿裕,我求求你,你快點帶我走!」

聽到「他」的號哭,阿裕腦裡又似乎響起了一把相似的呻吟,然而記憶中的畫面卻展示著房間的另一角,而「他」更是被綑綁在沙發上同樣地被阿健從後庭硬生生的塞入玩具,一臉痛苦地承受著一出一入的亂衝亂撞。

只是在這之後,阿裕除了自己衝出門外回到外面的一幕之外就再也記不起甚麼了;而他本人,也在憶起自己衝出外面的片段變得暗淡的同時失去了意識,整個身子倒臥在地上,任「他」怎樣叫喚也變得沒反應。

看到阿裕昏倒,阿健惋惜地抽出玩具苦笑說:「哦?遊戲又夠鐘終止了嗎?今天…還真快完結呢。」他彎下身子從地上撿回一團濕布隨手塞進了「他」的口中,又大力踢了他一腳,「今日算你走運。」

接下來阿健就從衣櫥拿了一袋放著乾糧和一張夾著一小疊現金的字條的塑膠袋出來,走到了阿裕的身旁一把抱起了他,輕聲的在他耳邊輕吻著說:「今日就先玩到這裡啦,good game。」



阿裕是被鄰座的住客叫醒的,但進屋後無論他怎樣想破頭他也想不起自己是怎樣回到家來。他只是記得自己在網上約了一個男子援交,卻連有沒有碰著那人都不記得了。低下頭翻翻袋子裡面的東西,他發現了一袋雞肉味杯麵,一些現金和一張寫著「真愛是有限期的,阿裕。你這次給我的限期太短了,下次見。」

是誰寫的字條呢?限期?真愛?阿裕用鼻子哼了一聲,「這世上才沒有真愛呢。」說罷,就將字條揉成一團,坐到電腦前面上網覓友去了。


***************
寫完之後,我只是作出了以下幾個反應:「好短」「好爛」「好彩事前無睇到KY氏的結局篇」還有「寫這種不鹹不淡的色文會趕客」。不過算了,反正過程好玩就可,嘻。

欲知《可有記起愛?》的另一結局如何替《可》劃下一個完滿的句號,請前往《製 造 噪 音 的 文 字》
KY氏必定能讓你滿意!

8 意見:

潤滑KY | July 4, 2009 at 2:27 AM

放假呀我,成下晝無online,好彩趕得切裝炷頭香~

哈哈~~
睇到『「他」的袋子』,笑左~
寫咸故最易遇到既問題就係,某幾個部位無咩專屬名詞係優雅的,焗住要露骨,但露骨得滯又過唔到自己對眼,所以最終出現左「袋子」呢個可愛而有趣既詞彙~

我果篇其實都有諗過,但難以啟手,最後都決定放棄服侍呢個「袋子」部位~
d賤野就係咁衰,寫出黎重難過講出口囉~
所以我每次寫完咸故都覺得自己好賤格,自我形象低落,唉唉~

「好彩事前無睇到KY氏的結局篇」←點解?驚潛意識抄左橋?

喂雙結局制真係好玩喎~你呢篇亦都唔爛~
籌備一下下一次個概念啦不如~

Iris W. | July 4, 2009 at 4:23 PM

其實我原本係想用袋後那傳說中既敏感點的,但係果個仲難囉!~~
不過最後諗名稱都諗左好耐,究竟應該用「蛋蛋」、「春袋」、「精源」定係咩好呢?
又霎時間唔記得以前見過係用咩詞彙喎,結果就千挑萬選左「袋子」哩個幸運兒出來了~~ XDD

每次寫完咸故都覺得自己好賤格,自我形象低落
↑但係OK喎,可能初寫又唔深入,我寫完都有D成就感~
有點似打機過左checkpoint,以後就會從色文出發咁~~

「好彩事前無睇到KY氏的結局篇」←點解?驚潛意識抄左橋?
↑係會有壓力的! 因為你果篇真係好掂~ 睇完你果篇之後係會有衝動重頭寫過的呢~

下次不如寫GL啦咁,一人一次~ XDDD

潤滑KY | July 6, 2009 at 12:05 PM

哈哈哈哈~~點解同我諗既又一樣?證明咸野萬變不離其宗~
蛋蛋太cute,錯哂;春袋,粗魯而不優雅名詞,個人計不能夠接受;精源,好少見,打完要用括號解釋咁滯,唔係咁易明~

咁又真係有成就感喎,一來搞左咁耐終於搞掂有種兩腳一伸鬆哂既感覺,其次見到自己捱捱下又捱左一篇出黎,又真係會yesh出黎的~
不過色文寫得多會悶,始終來來去去幾味之餘,又要極詳細去描述,寫得多很厭的~

GL...冇咩故事概念添~~

講開,新番套GL動畫《藍花》很得~~XD

Iris W. | July 6, 2009 at 6:52 PM

車,新番動畫再得都唔岩我睇既!我等緊漫天菊花覆蓋百合的那天到來~~嘿嘿~

...乜原來真係有果傳說中的一點架?我以為係d作家作出來的......
咦?如果你係捱捱下又捱一篇出黎,咁我咪係等等下又等一篇出黎?XDD

唔GL既就唯有普通型啦,再唔係其實科幻類都OK架喎~

聶秀康 | July 6, 2009 at 7:07 PM

先看了妳的結局,好像有點就住就住,不過那些人體器觀又好難用文字交代,故事好像貼題啦!但結束得有點一般...

係啦!可能最近看了霜花店真太激了...2男1女,男愛男然後男又愛女最後壯烈犧牲...雖然古裝但都好看.

Iris W. | July 6, 2009 at 7:26 PM

唉,這就是漏氣漏到最後一刻才寫的惡果~(藉口,真相是我少看書少寫作而已:p)

嘩咁霜花店仲有趙寅成添!咁美型的男男愛都真係好正!有否看過《王的男人》?

聶秀康 | July 6, 2009 at 10:13 PM

趙寅成的眼神好悲哀啊!朱鎮模都好正總之超大胆演出故事都幾好冇乜悶場需然女主角一般(係宮的第二女角),有幾會可以一看.

未睇過喎,個男主角靚過女人...?好看嗎?

Iris W. | July 8, 2009 at 5:22 PM

等我再去搵來看看先,都想睇好耐不過一直都搵唔到黎睇~

《王男》真係好好睇,雖然男男戀情節肯定無《霜》咁放,但係一整個男男主題都演繹得很好。李準基雖然靚過女人,但係角色設定並未有很娘,所以看後的感覺非常良好!我最怕就係男人當女人黎愛既男男戀劇情,但係《王》就一點都無果種感覺囉,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