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面的反面。

在一棟銀灰色的大廈裡,我宛如一個跟父母走散了的小孩,不斷地努力尋找你的身影。每次當我以為自己終於找到你了,正要揚聲喊你的時候,才發現,原來自己又認錯人了,又要再次孤身上路,去尋找躲起來的你。終於終於,在我快要放棄的時候,我在轉角看到了你衣擺的一角,趕緊走上前相認,而你,也伸出了手讓我握著安心,帶領我離開這迷宮。



前陣子常作一些讓人醒來後感到很不舒服的夢。就像是上述的夢境,夢中向我伸手的男子,他的臉雖然總是被強光遮住,但我就是知道,他,是個有能力帶給我安穩的人。那麼,既然在夢中安心了,怎麼醒來後反而會忐忑不安呢?

因為我是個相信現實與夢境是相反的人。

一直以來都是如此;夢到自己考試考低分,翌日派成績就定能拿到好成績;夢到自己跟某人進展順利,現實中就必定會發生一些甚麼事情然後往壞的方向發展。這次夢到自己安心了,不也就象徵著未來會盪失於迷宮中嗎?

Sigh………現在只希望這迷宮不是職場的迷宮就好了,跟了全世界說畢業後會去日本打工,要是去不成,定會成為人家茶餘飯後的話題的說。只怪我家的親戚太八卦可怕(攤手)。



趁忘記之前,我想問,有沒有人有興趣跟我一起過《製造噪音的文字踩場譴責袁健健多番逃避《好想對他說》第四回的逾時處罰呢?算算日子,連限時一週內刊登的逾時處罰都逾時了耶!!

7 意見:

飛比 | June 16, 2010 at 2:55 PM

係喎!袁生唔出聲真係無乜人記得~~

Iris W. | June 16, 2010 at 3:03 PM

係啦,側側膊以為人地唔多覺咁~-_-

袁健健 | June 17, 2010 at 10:35 AM

無人記得就由件事慢慢隨時間而消逝啦,
正所謂舊事不需記嘛~

Iris W. | June 17, 2010 at 4:00 PM

因為我深知袁先生係個踢一踢郁一郁的人,
同埋若然我唔踢你的話,我分分鐘會被你的女粉絲們踢死囉~

聶秀康 | June 18, 2010 at 10:35 PM

阿曼琳(我打算以後都咁稱呼妳架啦)

歷史會記下這一刻更會還妳一個公道!

袁健健 | June 19, 2010 at 3:53 PM

哦?

點解既?點解會叫曼琳咁得意既?

Iris W. | June 19, 2010 at 4:08 PM

3ear:
都!唔!似!
歷史定要記下這一刻,還我一個清白~

KY:
........八少陣卦啦你!
我相信三耳係唔會講你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