それは時に甘くほろ苦い♪

【Title from 嵐 - To be free♪

不知為何最近頻頻夢到自己跟小學同學一起滑雪賭錢(WTF,why skiing?),實在是詭異非常,也就萌生了重訪小學的念頭,希望能籍此邪一邪佢。

(不過話時話,我又不是個愛賭錢的人,平時跟朋友圍在一起鋤dee/玩大貧民輸了,也只是罰隊vodka shots而已,根本就不會有金錢牽涉在內啊………)(但最最最奇怪的是,我小學時期實在過得不怎麼陽光,也沒再跟小學時期一起hang out的朋友有來往,又怎會無故夢到自己跟他們在一起呢?)

正門
我Grade 7就是在最高的那兩排窗的房間裡面上課的,
後來那房間好像已成了Art room,不再用來教書。

Playground的一角

猶記得初初就讀這小學時我才五歲,新移民又不會英文,朋友也就自然交不上幾個,結果沒多久,我就成了「獨家村」自閉了起來。

加上這邊學校的「課程」除了玩耍就是玩耍,每天上學背包裡面都不用帶書的;那麼像我這種被香港教育操得每天都習慣交功課的人,就自然覺得這邊上學很無聊,就更加的不喜歡加拿大了(不是說玩耍不好,但整天跟自己玩耍也未免太悲涼了一點吧?)。

Playground的另一角
哩座嘢,是新的。那時候的滑梯是用鐵做,好滑得很。

我還記得,最為自閉的時期,我最不喜歡的就是放lunch。自己在飯堂吃完飯之後還有45分鐘要跟自己相處,要是現在都還可以掏出電話上上網丫,但當時對一個手無科技的五歲小孩來說,這45分鐘是一個煎熬。於是乎,那時候我媽就會送飯來給我吃,讓我坐在車中吃完飯hea到夠鐘才返課室,而車子,就是停在鞦韆旁邊。 

從前的鞦韆是那種只會旋轉超不好玩的輪胎型鞦韆,
但看來輪胎不能了,都節能去了~XDD

後來漸漸跟香港來的同學熟絡了,也就漸漸變得開朗起來,不過the downside is,跟香港人混太多,英文一直到grade 5才開竅會寫出無缺的句子。也就是說,我來的頭五年是完全白費的,從學英文的角度看來。

可是也真正多得這幾年培養出我要回流香港的決心,我的中文才沒有退步囉,反而英文講真,到後來才學會也沒相干啦。

傳說中的Monkey Bar

沒想到那滑梯跟輪胎都upgrade了,但這Monkey Bar卻依然存在!話說在我grade 5(還是grade 6?)的一個下雨天,我很大膽的一腳踏一巴地在那雙Bar上走路,還走了接近三個round。印象中當時是在跟同學打賭能走多少個round還是甚麼的,結果呢,很樂極生悲地不慎滑倒還撞碎了左邊盆骨,囧。

自此之後,我就很沒用的畏高了,而且畏懼程度還是連行落樓梯都心怯,這一跌的代價還真他媽的大。#$%^&*(!!

現在比起那時候高了好多,很輕鬆就坐了上去。
是說,我那時候還真是矮得可憐,長高都是待升中學的那個暑假的事,
那個暑假應該高了足足有15cm,從159cm標高到174cm。
幸好這些年來都沒再怎樣長了,去年度高也只是176cm,呼~(鬆一口氣)

By the way,我那時候還真是恨極了這邊playground鋪在地上的木碎。香港的都是橡膠塊鋪成的嘛,要是跌倒也最多擦損少許,不會痛到哪兒去;可這邊的小刺都會摻入皮膚裡去,摔的那一下不痛但後勁兒卻厲害得很,挑十世都挑不出來一根刺來,認真惡毒。

後門

Gravel and grass field

以前也好像沒這幾棵樹,在我臨畢業的時候,學校很提倡環保,可能就是在我走了之後種植的吧?題外話一下,在草地跟石仔地的交界位置,乃是地雷重地,十次有九次出來上PE堂都會有同學中招踩到糞,我也好像曾經踩過一兩次,總之,就是雷很大。

41st Avenue

最近的天要差不多十點鐘才開始黑,剛好我們也逛完學校可以打道回府。這季節的晚上其實還滿好逛的,氣溫又涼,天又有自然光,雨季又還未開始,逛起來很舒服。嘛,想來這也是一個香港沒有的優點吧。

6 意見:

jl | July 15, 2010 at 2:42 PM

UR ELEMENTARY SCHOOL LOOKS LEGEN....wait for it.... DARY!!!!

Iris W. | July 16, 2010 at 6:22 AM

wow that's lame XDD
yeah come to think of it, it's actually older than my university too -_-

spontaneouslyodd | July 17, 2010 at 11:45 AM

WOW 五歲就到加拿大 你的中文仲係咁流利 厲害厲害

Iris W. | July 17, 2010 at 3:05 PM

加拿大的唐人社團夠強嘛,常看電視劇咪keep到中文囉~XD

聶秀康 | July 23, 2010 at 4:15 PM

我大多的中文毛筆字都是在在英國華人文化協學的,真功德無量!
妳的學樣好冷清啊....雖然巳下課後!

Iris W. | July 23, 2010 at 4:21 PM

我當年上中文學校都只學硬筆,可能學生太少啦。

冷清係因為果陣已是九點幾啦~XD
加拿大人應該都在美夢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