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幼稚園上班。

**內文牢騷味甚重,不喜者慎讀。**

不,我沒有轉工,只是,我今兒個終於確認原來我的上司們都只是一群幼稚得不可思議,簡直就跟小學雞沒兩樣的混蛋。

是咁的,話說我昨兒上堂的時候,碰巧有個客人來上體驗堂,然後碰巧又有人在上中文的預備堂,然而當這些都碰巧在一起的時候,原來,就是我不幸的開始。

我說話平常其實是普通聲量的,頂多是會在興奮的時候響亮那麼的一點罷。但每當我上堂的時候,我都會怕學生們聽不清楚,也怕錄音機錄不到我們談話的內容而大聲公上身,用響幾度的聲量來上堂。This is really for the school's and the student's own good. 我也不想這麼大聲的啊,但有時候就是會控制不到也沒有這個選擇。

換言之,我就是覺得任何老師包括我自己上堂說話大聲是件很平常的事。

然後呢,在落堂後,我們公司的某經理K就跑來用彷如我殺了他老母般的語氣來警告我以後上堂別這麼大聲,因為很有可能會趕客,而且亦會干擾到正在試驗期的中文班。

………Okay,雖然我不覺得我有錯,話晒我並不是大聲在爆粗講電話,但基於我是個會化干戈為玉帛的好孩子,在這些時候我通常都會咬個牙深深的呼一下吸就算了。(自少被老媽訓練控制情緒都訓練到爐火純青了)(倘若在老媽發火怒打的時候還放聲大哭抱怨的話,是會被打得更重的說)(我當然不會出聲啦,誰會這麼傻?)(←我老姊)

但!是!我頂佢個肺,他居然接下來就來說他們當初死求我留下來我都不留是我的不識抬舉,更!說!像我這種要多少有多少的老師,實在沒有本錢用去留來搵著數求升職云云。………WTF?別看我總是像個大嬸般硬朗,其實我內裡是個很fragile很delicate的女孩來的啊!更何況,誰會為了升那麼一個蟻職加那丁點兒的人工而用辭職來要脅呀?白痴的麼他當人是?寶啊這份工?

之前他們拼命要留我,還不都是因為我英文國語都流利,覺得我有利用價值可以幫手建一個Chinese program而已?現在他們好了,找到了新老師幫忙就可以當我是爛布沒用就用來侮辱了麼?老味丫。

不過論程度,以上的批評還未到會讓我抓狂的地步;他說的,我都可以勉強當成建議,雖然學生們給我的評分比起他高出好多好多倍,而且也有好多好多學生跟我說過覺得我是難波校教的最好的老師 *自豪*。但人家是年紀大我一倍的經理嘛,他出多我這麼多糧,這麼說當然是有他的道理。於是,縱使我有多委屈,我也他媽的忍下去,說了一句「Sorry,我下次會注意聲量的了」。這個時候我就想,啊,事情也該在這邊告一段落了吧?But wait, there's more. 

這個世界上就是會有一些,無論人家是多麼的想小事化無,也總會不斷的挑戰人家極限的死白目。

翌日,即今晨,當我見到他從茶水間走出來的時候,我已努力佯起笑容,主動跟他說了聲早安。但是呢?條仆街竟然無視我,僅僅用眼尾瞄了我一眼就踮行踮過。

Fcuking asshole!!!你可以批評我,可以惹火我,但是我最憎最憎的就是被人無視。難道我連一聲早安都不值麼?難道我們還是幼稚園生麼?這個世上哪有這麼無聊幼稚的四十歲人的呀?而就在這一刻,我聽到我那維持著情緒波動的線崩壞了。我雖然覺得整件事十分笑話,但自此我就知道,這裡不是我能留下來的地方。我實在忍受不了在一個除了性騷擾之外(yes, he talked about having sex with one of the students in front of us girl staffs, and asked if he could have sex with one of the admins, AND, without asking, 出手替我們按摩肩膀)啥都做不成的死仆街之下做野。

在被無視了五個小時之後,我終於忍不住在放lun的時候(and YES, my "lunch" break was at effing 4pm)加入了八婆團一起跟其他的女同事講那條PK的不是;在出了一口烏氣之後,忽然其他的女同事都對我同聲一讚:「You're so good at faking! How did you do it? I really thought you guys were on good terms before!」

………Well,想要fake得好,大概就是要在我老媽門下生活足二十年吧?我們兩母女可是能將一切情緒帶回家的fake之能手來的呀。囧


PS: 我想,這大概是本blog營業以來寫得最長的一篇……果然不能小看牢騷的威力呀。XDDD

3 意見:

Anonymous | September 5, 2011 at 2:15 PM

哈哈, 請息怒! 在香港這種上司多的是, 不過你都算唔錯, 有一班同你同聲同氣的女同事

ソニア さん | September 6, 2011 at 12:19 AM

用潘霜霜既語氣回應:「犯不著吧!!!他以為自己是誰丫!!」

我好同情你既遭遇, 我大概遇到呢d事, 響佢未發生之前已經走撚左了, 忍一時係可能風平浪靜, 但退一步必定唔係海闊天空囉!!!! 何況係sexual harassement!!!我最憎了!!俾人鬧丫乜春都好, 唔好侮辱人囉!!!

你都返黎啦, 不過想講香港都有好多咸蟲上司架!!!!男上司係好不過都係要自己小心d!!!

Irisssy | September 6, 2011 at 2:21 AM

Anonymous:
唉,我都覺得lucky,起碼都仲有同事一起同仇敵慨,唔駛自己谷住道火。


ソニアさん:
被性騷果野之後我都想快閃,不過見反正都快走了,又想要封reference letter,咪只好自己警惕d盡忍囉。


………聽你地咁講,當堂覺得香港返工真係會好頹囉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