じゃあ、またね。

  • 當大家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在九龍的某一個角落翹起二郎腿蹲在家中。嗚嗚嗚~怪就怪我疏忽了,在過去四個月突然吹波仔般胖得要躲起來,就連飲茶都不去,就一直待在家中吃風。
  • 別說我誇張,我是真的胖到我媽看到我第一眼就對我說:「哇,乜你肥左咁多既?!」末了,我老姊還再踩一腳,挖低我的小外套跟我媽說:「你睇下佢個膊頭幾圓!」然後今天我兩個姨姨到訪也問我有無重夠十磅,囧。
  • !@#$%,我想既咩?!我這趟回港我是打死都不出門的了,待我十二月中回加休養的時候努力減磅三月回來再見人罷。唉。只怪小妹的親戚們都有一張大嘴巴,我可不願成為別人茶餘飯後的話題啊啊啊!!就像我也曾經在表妹背後說她的男朋友怎麼長得這麼騎呢一樣。風水,的確是會輪流轉的。
  • Anyway,就這樣,其實我是想報告我已離開大阪而已。只不過最近打擊太大才不慎離題,嗚。

3 意見:

安德烈 | November 26, 2011 at 6:07 AM

噢,對於讀者來講,妳每次返港/返日本,都係好突然~

ソニア さん | November 26, 2011 at 11:46 PM

hk ppl is jerk!!!你返左來啦, 仲想話見下你, 但係你又唔出街

Irisssy | November 27, 2011 at 3:12 PM

安德烈:
無計,皆因每一次都走得好頻能~


ソニアさん:
等三月先啦,你咁fit,家陣企你隔離我會好很大件的說~~X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