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就別跑去吃拉麵。

「世界真細小小小,小得真奇妙妙妙」果然是古今名言。

早兩天跟中學好友會面,聚了一整個下午的舊後就跑到了隔壁的拉麵屋吃飯。……豈料還未坐下就看到面前在煮麵的師傅原來是舊朋友。這位舊朋友雖然跟我沒啥顯著的牙齒印,但因為某幾件事,我單方面很抗拒跟這個人再來往,所以原先還打算回來後也不連絡他跟相連的那一群友人,打算靜悄悄的來,靜悄悄的去。

唉。人生就是這麼無常,往往就會在你最不想見人的時候見著人,還是坐正吧台面對面般的見到應一應。結果,我就一直都很小家的裝沒看到他,讓知道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的好友幫我把風,每隔幾分鐘就匯報最新情況,例如有沒有認得出我等等。

後來仔細想想,媽的,我又沒做錯事,我為個屁去躲他?!只可惜最佳的裝驚喜打招呼時機早就過去了(坐下的時候),沒辦法,對方已經明顯地認得出我來,要擺脫小家這個image就只好等下一個時機--結賬之時。

於是在離開前,有了以下的對話:

我:諗落我都係打個招呼好,我今日得唔得?Am I cute today? Is my face big today?
友:Yeah, you're cute... but your face is like, big as usual.
我:!@#$。Ok, pay attention to how he reacts eh.
友:得啦,做得好既我頒個Best Actress過你。
我:*點頭*(裝喝口水然後抬起頭看他,刻意隔了好幾秒鐘才作驚喜狀揮手裝剛剛才發現他)(delay time is very important in the essence of (fake) surprise)
敵:(也裝驚喜,隔著櫥窗揮著手,邊走出來跟我聊天)
我:Shit, he's coming out.
友:Good luck.
敵:アイちゃん元気?!えっーーいつ戻ったの?! ←還好嗎?欸~你幾時回來的啊?!
我:うん、元気だよ!先週ぐらい戻ったの。 ←很好啊!我上個禮拜才回來。(其實已經回來一整個月了)(←大話精)
敵:また遊ぼうよ!いつでも電話してね! ←有空再一起出來吧!你甚麼時候打給我都可以哦!
我:あっ、でも前の連絡帳はもう失くしちゃったの、またちょうだいよ!Skypeで教えて~ ←啊~可是我弄丟了所有電話號碼(是真的),不如你上Skype再給我吧~(結果我到現在都未上過Skype)
敵:分かった、じゃあまたね!(再揮手回到廚房去) ←好啊,那再見了!
我:點啊,我d戲?Best Actress定Best Newcomer?
友:你啊?Best Newcomer啦……You looked a little bitter in the end.
我:Oh shit, really? 睇黎我都係嫩。
友:嗯。反而佢d戲就好好,簡直係Best Actor級。He recognized you 20 minutes ago but he looked SO surprised when you waved at him!!!
我&友:果然係日本人。

結論:看來我要再赴日進修厚黑學才行。日本人果然就是很superficial戲很好的民族啊。

1 意見:

安德烈 | January 24, 2012 at 3:57 PM

你見啲日劇好睇過港劇就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