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com

Iris W x KY氏聯名企劃2:好想對他說(三)

雖然她的心裡還是覺得這樣「騙錢」很不對,可是看到阿聰的房間的確有如他說的般樣樣娛樂都齊全,她內心的天使就被魔鬼用火箭射中燒成灰燼了。「自己不去賺也自然有其他人來賺啦,何必跟錢過不去呢又?」Aimee心想,抬頭望向阿聰笑了。

阿聰也咧嘴笑:「咁Miss你自便啦,我去用陣電腦先。」說罷就往他房中的電腦走去,而Aimee也只好在他不遠處坐下,拿書出來看。

然而看著看著,她就開始坐不下來;因為她眼尾瞄到阿聰的螢光幕上映著的是她最近大愛的一本同人漫畫──《菊之後花園》。

其實自她進了房間之後,她就一直暗自驚嘆怎麼他房間的設備會這麼齊全,上至模型下至漫畫都是一套一套的放在一起,而大部分的商品還是《菊》的絕版週邊產品。這讓同是身為粉絲的她很吃驚,因為她一直以為自己已經夠狂熱的了,可居然還有人比她還厲害,而對方還是一個男的。

唔…該怎樣才可以輕鬆自然地跟他搭話呢?Aimee心想,忽然覺得自己很窩囊,要是別人的話一定能很容易就打開話匣子吧?

「你……」

聽到背後突然有人講話,阿聰嚇了一跳,不過也及時堆了個笑容出來,「嗯?」

「你……儲埋咁多模型同漫畫,係嗜好?」

阿聰顯然被對方突然而來的發問嚇了一跳,「可以咁講啦,但係這些都是工作需要先會放住係度。」

「工作需要?」等等,他不是『待學中』的嗎?聽他的母親說,他可是整天無所事事待在家裡的耶。

「對啊,妳見到這麼多模型呀漫畫呀,一定是以為我終日無所事事在家宅一整天吧?」阿聰似是見怪不怪的輕輕笑了出來,「嘿嘿,不過都無所謂啦,反正我都習慣被人誤會了。」

Aimee沉默了,無可否認地,她最初的確是犯了將人標籤的錯。聽到對方媽媽描述自己兒子一把年紀還在考大學的時候,她第一時間就想到一個「宅」字,卻忘了自己其實也是宅女一名。

有時候人就是如此,眼中就只會看到人家的缺點而忽略了自己不足;或許這也是造成她性格偏激的一個原因吧。

- - - - - - - - -
千呼萬喚了差不多兩個月,第三回終於爆出來了。經過多番與企劃合作人袁健健bargain講數,最終我們協議第三回打落的回合都會以咁上下長短的字數進行,務求可以加快企劃的進行速度。所以呢所以呢,我並不是懶才寫這麼少,而是尊重雙方共同達成的協議哦!XD

敬請各位留意將於兩週內發佈的第四回,或與我一同齊心盼望看到袁氏的逾時處罰!(奸笑)

Edit:By the way,早前突然心血來潮check了一下我的逾時處罰點播率,想不到到了今時今日還有人點來看!!大家真是太俾面了,我本來還想將短片刪掉呢,看來還是由它多一會兒吧。
2 com

化妝的威力。

事先聲明,這篇真是大家看過,笑過(or 小過 if applicable)就好了,我不是在暗喻些甚麼東西,也無意塑造一個baby形象or whatsoever(baby fat形象就與生俱來囉)。知道或即將知道我長甚麼鳥樣的人事後別走來控訴我要求精神賠償之類,我是不會認帳的!!

是咁的。自從我開始接觸化妝打扮以來,就不時聽到有人說我長得像那個誰,當中被說得最多的是以下三位韓國女星(話時話,我還真是常被人認錯做韓國人!何解呢?囧):

左起:高賢廷、玉珠鉉、成宥利

老實說,初時還真是有點高興,因為我自問長得很普通,除了高度以外我相信沒有人會記得我有甚麼特點的普通程度。這樣的一個連漂亮都沾不上邊的自己,能夠被說長得像明星我還不立刻感動到哭麼?不過高興歸高興,我自己就不覺得像啦,自己有多少斤兩也總是知道的。更何況後來搞清楚了就發現,朋友說像的時候都附帶著一個「瘦下來的話」的條件(嗚嗚),就更加不當是一回事了。

那麼又何解要忽然來個人有相似分享會呢?皆因最近聽到一個新的相似對象,讓我虛榮的樂了足足一整晚。

話說前幾日我媽帶了我老姊婚禮時拍的照去了一個auntie的家給她看,然後中途,那位auntie忽然問:「啊,細妹個樣有少少似邊個呢?」

作為一個深信自己的出品很優秀的母親,我媽接著說:「係咪有d似徐子淇呢?」(註:是一點都不像的!)(徐子淇好可憐啊)(不過我姊倒是有幾分似徐子珊喎)

「唔係喎,佢有少少似張曼玉喎!………如果遮住兩邊臉頰,塊面細少少既話。」

OMG!!張曼玉!!!雖然又是加上了附帶條件,但是,是張曼玉喎!!我終於似返中國人喇!!XDD

就在我在旁邊虛榮陶醉的時候,顯然,在場的所有人都不覺得我們相似,因為auntie的話立刻惹來了哄堂大笑,就連我媽也忍不住嘲笑我:「車,要遮住兩邊面先似就唔係張曼玉,係張曼肉啦!」

…………你好嘢!咪搵日走去打返二百萬支Botox囉最多!
4 com

Randommmm.


  • 週六晚看完Iron Man 2,四處閒逛的時候看到Lipton在派奶茶,又見人少少就去拿了一杯嚐嚐。唔………OK啦,至少夠弱雞,喝完之後也沒感到手震心跳加速之類,只是我平時喝熱飲都不愛加糖,就不太喜歡了。

  • 最近都睡得不好。而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我家樓上,住了一枚仆街一個總愛一整天都敲敲敲敲個不停的人--且還是有節奏感地敲喎!Bloody hell!中午敲我都算了,可他卻是從早上七點幾就開始敲,可憐我這個心血少的人朝朝都被他嚇醒,醒來的時候心跳還快到就要中風那種。

  • 想當年上學我媽是敲我門敲醒我的,所以最近被他敲醒的時候都總會嚇出一身冷汗以為自己上學要遲到了,好慘。

  • 好笑的是,跟管理員反映的時候剛巧碰到住我樓上單位的人,他說他也能聽到,說是他樓上的人在敲喎!

  • !@#$%^&*&^%$#@WTF,就算是溫哥華的木屋都不會傳聲傳到隔一層樓都聽到噪音啦(比中指)!更何況是香港的石屎樓?想編謊話都先衡量一下可信性啦唔該,我唔係伽利略都可以想像到個音波無可能經兩層石屎都咁應聲啦!!

  • 然後當我老媽聽到他這樣回應就說:「咁你聽到你又唔去投訴?!」對方就即時顧左右而言他,擺明身有屎咁款地落跑了。

  • 誰能賜他一張地毯,或賜我一個Tony Stark一野炸爆佢隻手呢?
8 com

母親節Special之與老媽的對話。

不同以往數年在加拿大渡過的母親節,今年只得我跟老媽在香港hea過。即是說,我今年終於都不用虛偽出席母親節飯局跟姑媽和嬤嬤同桌吃飯兼被人試探式問候我畢業後有啥好做,而後又要聽人借題炫耀自己的兒子打政府工好有前途又乜又七咁,真是舒服極了。

為慶祝今年的母親節能逃過一劫,我特意整理了幾個與老媽經常都會有的對話出來。雖然我思疑以下幾段當中一定也有一、兩段曾經發生在其他母子身上,但是基於我家的教育十分荒誕,我絕對有理由相信,就算對話有多相似,內容都會比我家的正常十倍以上!

請注意:內文含有港式器官粗口,不喜勿讀。

  1. (畢業前)
    媽:咁得閒對住個mon傻笑,做左功課未呀?!
    我:無功課做喎。
    媽:人讀U你讀U都唔明點解人地咁多功課做,你就鬼咁hea架!你睇下人地楊X霆、楊X偉(我姑媽果兩個仔)幾乖!
    我:挑!你唔俾人地虛偽,匿埋係房度打機扮做功課既!我係輸蝕在唔識掩飾咋嘛!
    媽:係鬼!人地好叻架!讀成個大學都唔駛俾學費(Blah blah blah...)!
    我:所以咪兩兄弟都咁柒囉!
    媽:痴線!

  2. (失業後)
    媽:不如我叫阿銀行Theresa介紹個男仔俾你識ㄚ!佢識得個藥劑師,29歲,6呎幾高,有車有樓無女友喎!諗諗佢啦不如!
    我:唔駛囉唔該,人地29歲真係咁成功就唔會單身啦,一定係有咩缺憾先無女友囉!就算係旬盤你都等我touch wood 3X歲都嫁唔去先同我搞相睇啦好無?
    媽:挑!等得3X歲黎都無男仔想識你啦!

  3. (看到有不懂的英文單字時)
    媽:果個字點解呀?
    我:未見過喎,解作$%^*掛?
    媽:仲話大學生喎!你真係讀屎片架!
    我:家陣讀大學又唔駛背字典,唔識有幾出奇?
    媽:攞黎講啦你!

  4. (在我講粗口/在街上忽然kick一kick差點仆街,唔覺意口快快彈了句「屌,嚇撚死我喇」出來的時候)
    媽:女仔人家,咁爛口都得既你?!前面個阿伯擰轉頭望你喇!
    我:咪由佢望囉,香港咁多人講粗口佢望得幾多次!
    媽:係都等返加拿大先啦,失禮死人喇!
    我:咁我都係跟你大女學野唧。
    媽:多餘啦你!

  5. (看到我的漂亮女同學後)
    媽:你睇下人地幾斯文幾靚女!
    我:挑!物以類聚呀,佢仲爛口過我囉唔該!
    媽:又邊有人爛口得過你呀!
    我:你大女。

  6. (早前偶然從我姊處得知「青頭仔」是啥意思之後,與父母在超市閒逛時)
    我:見到d青椒就諗起早排家姐教識左我咩叫「青頭仔」,佢仲要係好煞有介事地pause左個電視全身擰左過黎用埋肢體語言黎解釋個意思添。
    爸:(好震驚)下!乜你唔知「青頭仔」點解架?
    我:可想而知我幾清純呢?
    媽:咁你講黎聽下點解~XDDD
    我:………唔講呀!咩家庭黎架?響超市度討論「青頭仔」既意思!

  7. (今年母親節臨近時)
    媽:點啊,今年母親節有咩表示啊?
    我:唔………其實我帶左$150加紙返黎,本來都有諗過俾$100你買野食既。
    媽:咁仲唔快d攞黎孝敬你老母?
    我:但係我又諗住你生日就黎到,如果我母親節醒左$100過你,咁你生日我咪要加碼?所以都係唔好啦~
    媽:咁又係,費事你一陣又俾你家姐話你玩串個party。
    我:咪係咪係!
    (PS:結果係決定母親節我去買菜回來煮飯俾阿媽食。暫定煮蘑菇白汁意粉配煎三文魚扒!)
既然對話開,就OMAKE大贈送一個跟我姊的對話吧,個人覺得這個對話能充分表現出我家的教育是有多麼的荒誕(繼「青頭仔對話」後):

我:得啦,等你生左個B出黎之後,我會盡我做阿姨既責任教佢講粗口架喇。
姊:我挑!駛撚你教呀?(←她的表情好認真!!!)
我:(狂笑)XDDDDD

好奇怪,明明我父母親都好少罵髒話的,怎麼我們兩姊妹卻爛口到如此地步的呢?而且我媽雖然會話我們爛口,但又不曾認真地厲聲不讓我們爛口架喎!著實令人費解。
2 com

七日間的廝殺遊戲-《算計》。

雖然覺得這個打工徵人的廣告很詭異,但想買車的窮大學生結城理久彥,跟全身名牌、但好像也很缺錢的富家小姐須和名祥子,還是都應徵了這項時薪高得離譜的打工。工作是參與一項內容不詳的實驗,一共招募了12位參與者,而這12位年齡不同、身份不同、目的不同的參與者,必須待在一個地下密室長達七天之久,中途不得離開。

隨著實驗的規則與目的逐一揭曉,12位成員才發現,每個人都拿到了足以致命的武器,而唯一要做的事,就是想辦法讓自己活下來,但機關陷阱重重,加上相繼有人死去,大家於是開始陷入可怕的恐懼與焦慮中......到底最後誰才能活下來拿到最高的獎金與酬勞呢?

圖文皆擷自博客來

被以上的簡介吸引,我在書店翻開了這本書,然後,打了十多頁書釘之後,我就把它帶回家了。沒辦法,我太愛這種揭露人性醜惡的本格推理類別了,尤其是本書所營造出來的恐怖氣氛和血腥感都讓我愛不釋手。(哭)明明在進去之前叮囑過自己別再買書的說!

Anyway,我覺得本書最成功之處,就是在不知不覺間佈下一個又一個算計;而讀者們不讀到最後一頁都不會察覺到原來從一開始,作者就已經將答案給了出去。而另一個成功之處,就是故事的設定雖然是follow著本格推理的暴風雪山莊模式,卻因加入了金錢酬勞這個元素,讓故事生色不少之餘更解決了「動機」一點,令人更難推測到兇手究竟是誰。此外,佈局場地「暗鬼館」的設計也很精彩,彎彎曲曲的走廊還有不能上鎖的房間都好會令讀者感到不安,至少我在看的時候,每每外面閃電我都會被嚇到囉!

不過老實說,看到結局我有點兒失望。兇手動機交代的不太清楚也沒解釋到好些事情,留下了一堆疑問給讀者;也不知是作者故意還是無意,結末的地方似是留下了一條尾巴想寫續集,看得人很不爽。

話說看書/看戲時,我個人有一個習慣,我總喜歡Google/wiki我喜歡的作品,八卦一下作者的背景。然而當我Google了這部作品的時候,我就發現一個很不得了的消息:映-画-化-決-定!!!!

O-M-G!!!雖然主角人選和我腦海中用上的人選均不同,但消息還是讓人感到非常雀躍!!電影版由藤原竜也和綾瀬遙分別演出頭腦簡單的男主角結城和神秘美人的女主角,其餘的演員還有石原里美、世叔伯北大路欣也、還有美作阿部力。而最令我驚喜的是,這電影,是由中田秀夫導演!!這麼豪華的陣容,害我頓時變得好期待好期待!!





而且我好好奇北大路伯伯會飾演哪個角色哦!雖然心裡已經有個譜(安東?),但是官方卻還沒透露有關細節,就連其他的演員會飾演哪些角色都還是一個謎。而我心目中的男主角人選,其實,是生田斗真(不過要是十年前就會是柏原崇啦)!!總覺得他們二人很適合飾演這類型的隱藏智者角色,是外表很天然呆的原因嗎?XD
16 com

初週流水帳。(下)

唔,實際日期是啥就算了,沒可能會記得,所以還是來粗略地寫一下初週的一些體驗吧。

(一)網會之「一張檯五隻耳朵」。

見到三耳那邊出了有關是次聚會的文章,我還能不快點來寫兩句麼?

是咁的。我早在加國那邊逛Costco買手信的時候,就看到藍莓乾好配合耳耳予我的形象,就一心想帶回來香港請他吃,但當時講真還沒啥信心能約到他的,畢竟在網上聊天的網友要是忽然現身也是蠻大的一個變化。不過耳耳好爽快啊!看來我這個妹妹還是有點兒號召力的哈哈!啊,我真不要臉!XD

也正如耳耳提到,是次的聚會進行得真的好順暢,完全沒有dead air。耳耳也像我心目中一樣的散發著姊姊般的風範(一點都不像我家的老姊,老裝小妹妹!),席間還很有型地打了個電話給同事交代工作事宜………噢!好憧憬啊!令我頓時想起了《BOSS》裡面的天海!

另外,臨走的時候,我發現,原來一直覺得耳耳很面善的原因是他的雙目跟小西真奈子很相像耶!大概性格巨星+大姊姊+小西真奈子=耳耳吧?XD


(二)與老姊的朋友吃飯。

印象中老姊的朋友們都很漂亮的,其中一位還是我小時候心目中覺得好漂亮的一個姐姐。可是這次回來被我姊拉去陪吃的時候,我發現,怎麼她們都跟心目中的那個樣子落差這麼多呢?頓時感到有點唏噓。

細問之下才發現原來他們在香港工作都很辛勞,假期不多,又每天都返九點放九點咁,難怪好像都被歲月摧殘得很厲害似的。之前都有聽過香港開OT的情況好厲害,但由於認識的朋友(如袁健)(第一個諗起佢囉,講到準時放工!!)都予人一個返工好鬼他條的感覺,我都不覺得是個什麼一回事。

咁點算好呢?!究竟將來該不該回來找工作呢?!囧


(三)在港常用到的招數。

不知道為何,我是個很容易招來路人問路的人(是我看上去很聰明嗎?),在短短一週內已經有過五次被問路經驗。可能是我太過blend in這裡再加上看上去沒啥殺傷力不會老點人吧?走在尖沙咀等人流旺盛之地的時候,在茫茫人海我都會被迷路者挑中來問路。

…………但事實上,我自己都唔識路囉!!!!!!!!!

在我這個家人及朋友圈子當中,我是個路痴這個事實,早就通了天不再是秘密(押韻喎!XD)。所以考了車牌這麼久都好少開車也正是這個原因(可不是我技術差哦),反正在方向感方面我是比較輸蝕就是。

那怎辦好呢?要是長得一付港樣都不曉得怎樣回答的話,我好醜的啊!!於是,我就靈機一觸,想到了一個好辦法來應對。

哪就是,裝-作-不-曉-得-講-中-文!!!喂大佬!我自己都未去過海港城我又點知點去呀?!(←真羞家)

幸好來問我路的人都是內地人唧,簡單一句「Sorry, I don't speak Chinese」外搭一個羞愧苦笑就能過骨,真方便!(←可是長得一付港樣都不曉得說中文不是更羞家麼?)
2 com

In between...

In between the two blocks lies the T-shaped harbour.

是日約了朋友到尖沙咀吃晚飯,便早了點出門沿著維港拍了些照。可惜不知道今天是大霧還是大塵,中環一帶的建築物看起來都很灰,拍起來都不好看好沒癮;於是就改為拍「中間位」作主題。

Which,FYI,我是rip off中間道的。我今天在那兒下車了啊!XD

In between the guy and the gal lies potentiality.

這些坐位還滿舒服的,又有免費Wi-Fi,四點多的時候我也在那邊待了好一會兒,用iphone上上網,吹著海風曬曬太陽,跟身在溫哥華在熬夜的同學吹水炫耀自己在香港hea得有多爽,現在畢業了又不用聽老媽說教叫讀書做功課等等………啊!我真是衰格。

In between the unlimited skies lies the babylon tower XD creation of mankind.

我看到這鐘樓(?)的時候,還真的唸了一句巴比倫塔出來!!XDDD 這是個只有銀魂中毒者才明白的jargon,意指某樣塔狀垢物。

In between the blue and the green lies bits of red.

其實這是某棵樹的樹頂。我一向都喜歡會長花的樹,如櫻花;我總覺得他們好厲害呀!又長樹枝又長葉子又長花朵!這麼忙都能兼顧得來,真不容易。

現在看著看著,我開始覺得這禎照的佈圖好奇怪………唔,攝影真難上手。(惱)

In between the tiles lies mazes for small earthy creatures.

看到這擺陣,我想起了螞蟻。會不會,當人每日都在繁忙的都市當中行走的同時,螞蟻都在這些一塊塊的方格子當中忙碌度日呢?這些形成一圈圈的磚塊,會不會,也有著跟人類的Concentric Zone一樣的規模呢?

(※註:在犯罪學中,有一個理論叫Social disorganization theory。這理論講述,當人類集中在一個城市的一點緊密地工作和遊走,這一點就會是該城市的「中間點」。這中間點通常都是一個城市最繁忙的地方,如downtown/中環般有著同一個都市模式,在那兒居住的人差不多都是同一個階級的人(上/中上);而犯罪率在一個這樣所謂「固定」的環境是會理論上比較低的。而距離中間點遠一點的會是環境較雜的工廠區;因為該處的租金沒中間點昂貴,就會住著大批新移民和短暫在那裡居住,直至有能力搬到中間點的人。於是乎,這一區因為人流較多較雜,犯罪率也會隨之上升,成為一個城市最disorganized的地帶。再距離這雜區遠一點的就是鄉下偏僻區。這一區的人流通常不多,住在那兒的人都會比較團結,也就會建立一個和中間點差不多穩定的社區,犯罪率也會因而較低。這一個「點-地帶-地帶」的城市structure,就如同一個concentric circle一樣,因而被稱為"concentric zone"。)(嘩!我講犯罪學可以講足一晚囉其實!)(雖然我覺得無乜人會有興趣知道,哈~)

Lastly, in between the sun and the earth lies Iris' shadow! Weeeee!

請別留言批評說我的影子很粗大,我會哭出來的。你唔俾我當時拿著十萬個袋子才會映出來這麼厚麼?哼~…………………然後我突然發現,在我影子的屁股後面印有34這組數字。(嘆氣)Sorry,我的臀部可沒34吋般纖瘦啊!囧
2 com

I call it the "Road Game".

CHEATERS!!!!

前陣子在構思「無聊的才藝」的時候我想起了自己常跟自己玩的一個小遊戲。遊戲的奧妙就是………在過馬路的時候成為轉綠燈後第一個踏上斑馬線的行人!!這看似容易但實際上卻是非常的高難度,尤其在香港,一個這麼多人紅燈過馬路出貓的城市。在加拿大我的勝出率是85%,但是在香港卻只有15%。我只能說,香港人玩這遊戲太厲害了!(←沒人像妳般無聊啦嘿!)

PS: I'm aiming to update everyday! Although I'm thinking I'll tire out within a week or so, that is. XD
2 com

Tomorrow never knows.

People forming a wall = Hong Kong!

是日見外面天朗氣清,就拿起了大機跑了出去拍個過癮。我連袋子都沒拿啊,只帶了散銀包和手機就算。怎料一走到外面就覺得不對勁,怎麼外面的人多得如此恐怖呢?!ㄚ頂原來我這加燦不曉得今兒個是公眾假期囉!不過也多得這人潮,我拍到了好些在溫哥華一定拍不到的排場,如上圖的馬路人牆。

Want a bite?

其實一開始是到了銅鑼灣,想拍Times Square的。可那兒拍兩拍就覺悶,勉強待了一時半刻在附近逛了一會兒就往油麻地前進,沿著彌敦道逛逛拍拍。

You'll never know what's hiding inside.

見到這堆竹,我想起了好久之前的一集《世界奇妙物語》(雖然和竹子並無實際關連),題目好像是Paparazzi,講述由木村飾演的記者專門偷拍明星偷情,然後有一天忽然覺得自己也成了偷拍目標,有好多鏡頭在他身邊出沒,最終還將他逼瘋了,在露天廣場上用不知道從哪弄來的搶狂掃行人。後來的twisty ending就不說啦,有興趣可以上土豆網找來看。嗯,我還真夠random的。XD

他氣得連臉都綠了。

………就是我替這棟樓安的旁述。好奇怪啊,只得一面是綠色!雖然全棟都綠會更可怕就是了。那裡好像是長沙街?還是上海街?是中途覺得彌敦道好膩就拐進了別的巷子閒逛的其中一條小街。

The $5,000 fine tetra.

旺角某個MTR出口前面的工程欄杆上的遭遺棄維他奶。又,我每次在家喝完紙包飲品都好想將它壓扁然後真空一塊的帶回加拿大回收。因為在這邊買飲料都不用付deposit,這會是一門無本生意囉!每個$0.05CAD,飲夠20盒就成蚊架喇喎!然後又將那一塊錢兌回港幣再買再喝再帶回加拿大換錢………哇,發死了!(←真寒酸)

Between the fences awaits the lonely hydrant.

Sigh.…………大機真的好難用,我肯定自己過多一兩年後再次看回今天拍得照會眼冤到震囉!單憑需要用上PS來後製就已經可以證明我在各方面都是那麼的不足了(掩臉)。でも頑張りまーす、出来るまでね。


順帶一提,今日一整天都在腦中播放的歌曲是Mr. Children 的Tomorrow never knows,歌詞當然都是自己念口簧填上的啦,可旋律卻一整天都不斷重複又重複。是說,自從最近戒掉了邊聽隨身聽邊逛街的習慣,就很常會出現這些song of the moment/day的情景。這樣也好,感覺上好像更容易面對自己的心意,會有多些自個兒思考的機會。
0 com

初週流水帳。(上)

回來了個多星期都沒更新的原因其實不是忙,而是單純地在偷懶而已(伸懶腰)(喂)。不過除了今日以外,其餘的日子還真的是早出晚歸,約十一點出去,到了晚上十點多十一點累垮了才回來。所以還真是……沒啥精力思考碼字。但基於我是次回港是帶著一顆遊客心回來,再怎樣懶也要更新一下每日的行程,至少都要係咁二記錄一下初週行程。

Day 1: April 24th, 2010


Tall buildings forming a wall = Hong Kong! :D

下了機才不過早上八點多,可那一天做過些什麼都不太記得清楚了,好像是去了德福?唔,那天真的很遊魂。

本來我是計算好在熬了兩晚夜(考試嘛)之後可以在機上跟香港時間睡覺然後下機後就可以精力充沛地玩一整天的;可好景不常,因為在飛機上不幸被隔壁座的死小孩(目測約四歲)以相當高頻率的尖叫笑聲配以火箭式發送的數公升嘔吐物騷擾,我整程十三個鐘頭的飛機,都只是睡了半個鐘頭左右而已。!@#$%^&* OMG I felt like dying......或者一開始的33A會更寧靜的說,我多後悔呀!果然還是A比G好啊,在各種意義上都是。XD

Day 2: April 25th, 2010

被我姊逮了去又一城,感覺就似是去了溫哥華的Metrotown,只是又一城比起Metrotown更就腳更近家,要是無聊也可以去混吉混走些時間去嘛!

之後好像去了旺角太子一帶閒逛,也就見識了原來每一區的人都很不一樣。尤其是穿著方面,不回來一趟都不知道原來最近很流行jumpsuit類型的衣服,囧。我實在無意批評人家的打扮,話晒著衫最緊要就是自己喜歡就好,但我還真是搞不清楚jumpsuit的魅力點在哪兒耶………。(迷思)

Day 3: April 26th, 2010


Part of what I bought in the first week, aka effin' expensive shits.

這天因為想買卸甲油,就專程跑了apm MUJI一趟,他家的卸甲油真的好用到不得了,我前後應該已經用掉三、四瓶了吧?這一日我好忍得手哦,縱使發現原來現在MUJI可以啪八達通也沒胡亂啪些沒用的東西回來哦!(話說我爸臨走的時候怕我沒錢吃飯就醒了一張自動增值的八達通給我,啊哈哈哈哈!近年來八達通的普及化真的讓我好高興啊!)(………我真加燦。)

Anyway,接著就去了德福的Shiseido,買了那支十分洗腦的Maquillage 防UV粉條。現在試用了幾天,漸漸發覺這粉條對於香港的天氣可能比較潤了一點,一旦大範圍使用就會覺得好「Lup」,可能回到加拿大用會比較好吧?最近都在當Concealer 般使用倒也還可,coverage也很好。

順帶一提,好像也是這一兩天入手了Define大眼仔,是說,帶上了大眼仔之後,雙眼真的大了好多好多啊啊啊!!我買的是啡色,看上去雙眼頓時變得好柔和,沒平時的兇狠。喊我大鄉里都要這樣說的了,現在的女孩子真的都好幸福,長得如何三尖八角都可以後天修蓋喎!真好!

………將來生兒子一定要教育他,別被曉化妝的女人騙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