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mmm.

三月的SFU

早就聽說Coquitlam那邊飄雪,怎料今日上學的時候就發現原來學校也中招下雪了。好在我今日沒穿平底鞋,不然又濕又跣雙腳定難過死了。是說,溫哥華不是不好,只是翻覆的天氣和經常下雨這一點我真的受不了啊!


手肘的傷

大致上骨頭已經復原好了,兩週前照X-ray的報告都說已經看不到裂痕諸如此類,但是我記得那天的急症醫生說這類骨裂都比較難察覺到,所以我思疑裂痕可能仍在。為啥會這樣想呢?主要原因是我的手肘最近痛多了好多,好多時都會自個兒「戚下戚下」和感到痠痛,然後(不關骨頭事)手肘那條筋又經常會不知怎地錯交了之後哽住,要在伸直手臂的時候才啪好大聲啪返鬆。而且最近右肩的舊患又復發,感覺像發炎又像網球手,害得晚上都睡不好。Sigh....... I really should give up winter sports eh?


義工

由於先前手肘受傷,週六的義工暫停了兩個多月才於上週復工。哇頂丫,兩個幾月無返唧,怎麼人數忽然間多了兩倍?而其中的一倍還是祖國的家庭,聲響大到我霎時間還以為自己跑錯地方到了街市遊樂場呢。看到她們情緒這麼高漲,我也立即變得很契弟地不想出櫃跟他們講國語,只管跟他的小孩玩泥膠,免得到時候被拉著聊天就無奈了(我對與生保人交流很苦手)。然而因為她的小孩實在太不聽話不停的用泥膠扔人,他媽媽就罵他說:「Peter別鬧了,要聽阿姨話!」

………阿姨?

……………阿姨?!

橫睇豎睇都係姐姐的我(這人真不要臉)就呆了好幾秒,而臉部可能就是在這幾秒之間不受控地藐了出來藐穿了我的面具,那名家長也很識趣地改口叫我姐姐並且開始一輪嘴地跟我用中文溝通。但是呢,這些事情不是單靠改口就能挽回的………我的心靈已經被他創傷到崩裂了一小角。

結論:我是時候鍛鍊自己的情緒表現了。

3 意見:

聶秀康 | March 12, 2010 at 7:54 PM

剛有auntie從溫哥華回來,說這邊很暖和呢!我當時笑她穿絲襪+夾腳趾拖鞋出街怪異相的呢!原來還下這麼厚的雪.....

Wander Cat | March 12, 2010 at 8:00 PM

不是徹底的裂掉了嗎?

Iris W. | March 13, 2010 at 10:19 AM

3耳:
對啊對啊, 每次冬天回港都會覺得很暖和, 可能是習慣了這邊的冷吧? 不過今年又真是特別反常, 都已經三月了還很冷耶!

Wander Cat:
我的心靈很強壯啦~ 單單一句「阿姨」我還挺得住~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