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齊齊隊個痛快。

昨日去做完義工就跑了趟圖書館,本來預計可以速戰速決,快點借完快點回家吃飯的,豈料在去的途中竟讓我遇上了一年一度的「集體草會」,四條圍住美術館的大街都被一眾草民霸佔了。而非常之沒有方向感的我也在這四面煙逼和後來湧上的草民影響下,被逼圍著美術館匆匆的走了一轉,就連停下來拍張照也有困難。

這張相也是在急忙間攝下就走,連白平衡也沒調,逼著要回到家硬生生把圖調回暖和色。

話說也就是因為這一轉,我連頭髮和衣服也染上了一股草味,人也因此變得high high地。雖然現在回想起來,我當時應該不是high high地,而是被陣味攻到頭痛欲吐,不過當時的感覺倒真是挺特別的,有一丁點像身處鍋中的薰魚,只是用來煙薰的不是茶葉和甘蔗而是大麻草而已。啊,好想吃上海菜。

雖則我是好討厭濃度過高的草味,我平時倒是不抗拒嗅到香煙的味。儘管聞到突如其來的煙球時(例如邊走邊抽,噴在身後途人的煙)我還是會不禁迴避,但依稀附在衫上的淡淡煙味倒是頗得我這怪人的歡心。猶記得去年有一段日子和朋友A很親近,而那朋友抽的乃是帶著絲絲櫻桃甜膩的香煙,害我每次和他並肩而行的時候都會忍不住暗自深呼吸,因為那甜膩膩的氣味實在是好聞極了!可惜我個人不抽煙,也就終究沒問他抽的到底是何種煙,結果到了現在忽然想知道的時候又和他少了來往,貿然傳個短訊問又好像怪怪的,「櫻桃煙」的來源和真正身分也因而成了一個難以解開的謎團了。

2 意見:

Mr. Ma | April 23, 2009 at 12:12 AM

本身純煙絲好香架, 係COMMERICAL 既加入左木屑搞到佢臭哂...
Smoke Weed!!!

Iris W. | April 23, 2009 at 10:30 AM

I'm fine without weed in my life, thank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