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是好吃的喉糖功效就會越低越容易惹痰。

由於作病的緣故,今朝狀態奇差,不只頭痛欲裂加全身乏力,喉嚨更是痛得像火燒一樣,實在不想起床,好想就這樣睡到自然醒為止。但當然,好學生(?)如我,儘管再累也是要上學的(其實是因為那科criminal procedure的老師好殘酷地沒替該科設置錄音,所有的筆記都要在現場抄。)

拖著沒有靈魂的軀殼,我花了比從前多三倍的時間準備上學。而可能因為狀態差的關係,明明心細如塵(?)的我已經把東西點算好確定沒遺漏才步出家門的了,但回到學校正想打電話找人問功課時才發現,頂,原來我忘了帶電話。心裡嘰咕了片刻後就試著安慰自己,「算啦,平時都沒什麼人會在上學時間找我啦,無事的」,也就定了下來。

豈料回到家吃完晚飯看完動畫揭開電話一看,嘩,居然破天荒地有五個missed calls,三個短訊和三個口訊!我是在甚麼時候開始變得這麼受歡迎的呢……?一查短訊和口訊,就發現原來全都是帶著責備口吻的「點解唔聽電話」、「覆我」之類的留言,而且還是從某位半生不熟的朋友傳來的。

在那一刻,我真是超反感地好想立刻關了電話就算,因為當時我除了想到我媽常對我說的一句:「你用咁既態度同我講嘢?」同時還感到了從喉嚨深處傳出來的疼痛感,真的不想開口說話。不過基於生保人之間應有的禮貌,我還是覆了他電話。

「喂?你搵我?」咳咳。

「係呀。」

頂,你有事就快講啦,「咩事?」

「無事喇,鬼叫你唔聽我電話。」

先生,你小學三年班呀?「哦,我今日唔記得帶電話丫嘛。」打死我都不會道歉的。

「本來想問你想唔想出去飲嘢既,不過而家無野喇。」

「哦,咁咋?我病喎,去唔到。」他真神心,居然由中午兩點鐘開始每隔一個小時就打來找我去玩。

「就算你無病都黎唔切啦。」

咩事先而家?我好恨去麼我?「就算我無病都唔會去囉。」

「咁算啦。」卡嚓,他掛了我線。

……他是咩人來的?!他以為他是道明寺麼?大爺麼?

X……,今天已經因為學校的事情變得鬱悶,回到家以為吃了咖哩看了動畫就會好些,怎料又發生了這種事情。這個『明明喉嚨痛得要命也覆了他的電話卻換來氣受』的情況實在讓我有自己被人強姦了還被嫌棄技術不好的感覺囉頂。

2 意見:

潤滑KY | March 5, 2009 at 4:34 PM

噢~
病了記得多點休息啊~~!



....
等我重衰到以為你假病添.....

Iris | March 5, 2009 at 5:24 PM

我唔識講大話架, 最多都係唔提或者無限誇大一件事架咋, 我唔講大話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