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愛情」好恐怖。

昨日我當了一整天的南宮夫人。先是在中午解決了Med school友人之擺脫初戀女友大作戰,後來從外面回到家"laughing"了片刻又接到了朋友B小姐的電話,想約我出去吃飯,說有一些事情想告訴我。因為B小姐向來大癲大肺,好少可會用這種認真的語氣來跟我說話,所以我再不想裝身也動身出去跟她吃飯了。

我一坐上她的車子她就說:「Iris,我講件好仆街嘅嘢妳聽。」

「咩事?」

「男仔#2為咗我打爆咗自己隻手囉頂佢個肺!」

「下!!!!咁!咁!咁?!!」

「咪係!!」(她已經猜到我想講「咁仆街」了,好勁!)

我們不是冷血,我們只是覺得這名男仔#2是一個非常嚇人的男生而已。他總的來說,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變態)跟蹤狂。他能花費上千元加幣去買名牌,甚至反覆地自殘身體(佢一拳打落牆度,震爆左自己條前臂骨囉!步驚雲咩佢以為自己係?)等等,只是為了博得B小姐幾分鐘的注意力。當然,像他這樣「癡情」的男生,也許會有(不正常的)小女生愛慕,甚至會好buy他這一種用錢和血來表現自己的行為,但我和B小姐都一致認為,他,是個好恐怖的大變態。姑勿論此男長得如何,就算他有古天樂般man,三哥般襟老,陳曉東般書生,他的偏激行為實在已經把我們嚇壞了!倘若真的跟一個這樣的人行埋,萬一一個唔覺意一言不合鬧分手的話,定必會血濺四周,而且還是二人混在一起的血喎。

「頂,妳話如果佢靚仔番少少我都開心啲吖,之但係佢唔係吖嘛!」她邊說,邊掏出相機讓我看他的照片。

照片中的他是一個黑黑實實,身高約一米六七,中等身材,留有學警鍾立文髮型,戴黑色粗框眼鏡,常穿黑色Ed Hardy T恤的中國籍男子。其實從一個客觀的角度來看,他是「尚可接受」類來的,但因我個人比較喜歡白淨書生型,所以我皺了皺眉嘆,「唉,難怪妳變得咁stressful。」

「妳明啊呵?」

我點點頭,一切盡在不言中。

我問B小姐她打算怎樣做,她說她就是想知該怎樣做才會找我出來相談的。我說,若我是她的話,我會完完全全當他無到;他打來的電話,不接、他的msn帳戶,封鎖、現實中遇見,無視。她點點頭,說她會做的,還會拜託她的友人們著他收皮,咁話。我心想,要是她真能做到就好喇,這件事已經拖得太久,久到就連我這個旁觀者都開始著急了。

7 意見:

Mr. Ma | March 21, 2009 at 12:21 PM

真係愈黎愈多痴線佬...
IRIS, 原來我地都仲算好正常

Iris | March 21, 2009 at 3:17 PM

Mr. Ma>> 我就不嬲都正常~~~
至於你, 我就唔清楚啦~ XD

阿ta | March 21, 2009 at 8:09 PM

嗯.... 你的朋友會不會就是我的朋友...
痴孖筋...爆缸當爆瘡。
打野爆樽就以為個女人會留意你,頂!!
男人都係用條GER黎諗野。

Iris | March 22, 2009 at 4:59 PM

阿ta>> 好鬼鐘意你句「爆缸當爆瘡」耶!!
而家d人唔知係咪睇得電視/打得機多,
好多時諗野都好唔理智,郁d就用d咁偏激既手法黎做事,唉。

Mr. Ma | March 23, 2009 at 6:20 AM

身為一個男人, 其實唔係唔理智, 而係唔識點表達....

潤滑KY | March 23, 2009 at 12:34 PM

呢家野邊有分男女,為情界手劃腳,
甚至跳樓自殺的戇居女子荒天之下都大把有得賣。

到頭來都係被玩完即棄罷了。

Iris | March 23, 2009 at 3:32 PM

Mr. Ma>> 咪就係因為唔夠冷靜,先唔夠理智,唔識表達囉。

Kin>> 咁又係。
不過界手等自殘行為感覺上好似比爆樽爆牆爆手骨來的幽怨唯美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