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我還是不夠行呀。

前略,隔壁房間的母親大人,我來年會再努力寫出一篇更行的稿子的了!!(淚)

話說和我一同參賽的其他七位參賽者當中,原來有好幾名是食髓知味的二度參賽者。這次拿走第一名,長得超像織田裕二的小孩原來在兩年前已經參加過中學賽,而且當年也是拿了第一名,囧。而第二名的得獎者也有過參賽經驗,不過上次好像是奪得了特別獎還是甚麼的。好囉,你倆擺明在玩野囉,出年再讓我見到你們我退出囉咩喎。

就是這樣,我這個美好的星期六就花了在一個沒得獎的演講比賽上了,而且還是在本人非常討厭的UBC舉行。雖然是離我家好近,約三十分鐘車程左右(去我的學校要花兩小時哦),而該校園也的確是好漂亮新淨寬倘,但每一個地方也未免離巴士站太遠了吧?!?!?!???? *&^%^&*e$%^&*$$%^&*!!!! 要知道我們SFU的學生是不用帶雨傘上學的啊!所以在尋找比賽場地的時候我不禁地想:「啊,當初挑了SFU的犯罪學來唸果然是明智的抉擇!」

在比賽場地Asian Centre的隔壁是一座日式的庭園。雖則官方指出這是一個公園,但我橫看豎看也不覺得這片園地大到能成為一個公園囉,它頂多也只是一座庭園吧?明明就連《華麗一族》鐵平的老家花園也比他大……。

好啦,我認是我得不到獎所以才在這邊挑骨頭啦!這個「公園」也有其可愛地方就是了。比如說,這個茶室。完。

比賽完畢後,因為得不到獎有那麼的一點點失落,我就同長得和奧巴馬有八成似的同學還有老師去了麵屋吃拉麵。點菜時本人因一時不慎,在老師和同學的威逼下就點了八個月來的第一杯啤酒!啊……當我久違了的asahi super dry一滴一滴地滲回到我血液裡的時候,我就頓時覺得:「贏不贏也沒所謂了。」(雖然當我發現原來獎品不是傳說中的電飯煲而是好豪的16GB iPod Touch和$100岩瀨書店現金代用劵的時候,我的確有傷心過那幾十秒鐘……。)(因為我是真的好想,真的好想要那張$100代用劵啊啊啊啊!)(然後我就突然醒覺,係喎,我傷風喎仲飲咩啤酒呢請問。)(結果喝多兩口後我是咳到PK的。)

算了,反正我還有下年。

不過這次的比賽我學到的,就是做人千萬別那麼自滿。不是在說我自己啦,我從來都沒想過要贏。我是在說和我同組的一個男生。(話說,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時候我的第六感就告訴我,他和我是同類別的御宅族人。好啦,其實不是第六感,而是憑眼睛看出來的。他的一身裝扮簡直就和一個苦苦隱瞞著自己超宅的本性卻又好想別人發現他也是族人而找他聊宅物的初二生一樣的生澀。不像我這種年資長,不說還不像一說更不像的族長,他好明顯就是一個Level Zero!)他甫一坐到我們這一組的briefing corner就說他來是要贏第一名的,儘管他知道我們是同組的組員,儘管他根本就不知道我們的程度是否真的比他低,但他還是那麼的自信爆棚。所以,當他在台上口啞啞忘掉四份一的詞時,我非常惡毒地在心裡歪著半邊嘴笑著想:「贏丫嗱?你咁想贏丫嗱?哼。」

最毒,果然還是婦人心。

2 意見:

Mr. Ma | March 8, 2009 at 7:26 PM

比你地址黎...
i'll send u some good stuff
ever tried trappist beer?
they are simply the best....hehe

Iris | March 9, 2009 at 2:07 PM

1234 Main Street.

傻啦, 我都唔理好啤定壞啤0既...
I drink for the semi-bitter sizzling sensation~
Thanks anyw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