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線。

我一向都認為人與人之間,即使有多親近也好,都總會有一條底線是雙方都不能挑戰的。他方一旦好奇踩過界,那對不起,他那一時好奇的代價就是你這個好友。就算你表面上不介意,你暗地裡或許也是會對他有所不滿,這根刺也是會存在,在你的心底越刺越深,直至心底穿了一個洞,將你們的友好關係洩掉。

最近我那禍不單行的友人在跟蹤狂問題()尚未解決下又遇到了人際上的問題。(不知怎地,每當我的好友們遇到感情呀、情緒呀之類的問題時,他們都好喜歡找我相談。)(在這種意義上,我還真是頗受歡迎的。)她的一個好朋友自從交上女朋友後就隨即對她變得冷淡,就連在msn上聊天都不像以往般好玩,還會在每句句子後都加上句號。(句號喎!寫文咩而家?普通聊天駛鬼用到句號呀?)友人感到這疏離感後,也大大不解;後來她的那位朋友更忽然間耶穌上身(no offense to you Christians out there),對她大義凜然的質問她的人生方向目標理想等等後,她才發現原來自己被輕衊了。

作為她的好友,被找出來相談時當然少不了與她同仇敵愾一番,畢竟她的事不由得我來作主評論,所以我是次的角色乃是陪罵的二打六。後來她問我想法,我便告訴她我自己的經歷,還有我到最後的解決方式和遺憾。我想,與其告訴她她該怎麼做,倒不如給她一個空間,讓她好好仔細衡量過再作決定。

其實每當這種底線問題出現時,我都會想起我媽在多年前對我說的一句: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濃如墨。猶記得那時候我的底線正被某條花街挑戰,最慘的就是我的天秤座本色不容許我去抓破臉去和她講數,讓我除了疏遠她之外根本就沒啥好做。因為之前太親近了,所以我們都忘了朋友之間應有的距離;因為之前太融洽了,所以在生氣委屈時我們都忘了早應以禮相待。情況也就和面臨離婚問題的夫婦一樣的難堪。雖然我知道如果今天我倆願意再踏出一步,也許就能冰釋前嫌……,但過去了就是過去了,反正現在多她一個不多少她一個不少落得這個田地也沒差,我也沒啥意願去挽救就是了。

幾天後,我與友又見面了。閒談間問到她和該名朋友的事情發展,她就回我一句,「去唱K咯?」我就知道,她已經沒事了。尤其是當她在我唱《激光中》時大聲狂笑的時候,我就知道,她已經沒事了。(只可惜她是一名cbc……,她從來都未聽過羅文的歌囉頂。)

2 意見:

AIR | February 12, 2009 at 2:50 AM

604 的鄰居好,小弟空氣來拜見了。@v@

看來這裡也有很多東西能看,可以常來。(拇指)

不過我也是會在 MSN 聊天時加句號耶,原來我有疏離感。Orz

Iris | February 13, 2009 at 9:18 AM

聽到空氣樣說我(那堆沒確實主題)的東西能看我好高興哪! XD

其實我覺得如果一向都會加句號的話那就不會有疏離感,

只是那位朋友之前都不會加, 還會用好多slang, 所以我就覺得他好像是在刻意保持距離而已。